女子手术“丢”卵巢超速衰老 脸部发皱皮肤蜡黄

  36岁女子在一次手术后被医生告知左侧卵巢和输卵管不见了历经三年维权的她获得16万余元赔偿,但是她依然心有不甘:“谁能告诉我,卵巢去哪了?”

  尽管如此,陈敏从没较真地想过自己为什么老得这么快,直到2009年底的一台手术后,她才如梦初醒,医生告诉她,她的左侧卵巢和输卵管不见了。

  “她还不到40岁?我以为她50多岁了。”许多人见到陈敏都会发出如此感叹。

  时至今日,陈敏已经接受了自己超速衰老的事实。“我和我朋友两个人差一岁,现在站在一起,感觉差了10岁。哪个女人不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我怎么整也没用”。

  这几年来,陈敏基本不见朋友,上街买衣服也是她最不喜欢的事,因为没有衣服穿在身上她看得顺眼,怎么看都觉得老。

  担心丈夫为此抛下自己,她甚至还和丈夫说过,“你想找谁就找谁去,只要不丢下我就行”。丈夫听了这话不作声,直到现在,丈夫还守着她。

  2009年12月15日,陈敏因为“右侧卵巢子宫内膜囊肿”入住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手术后,医生说出的一个事实,让她震惊,“医生说没找到我的左侧卵巢和输卵管!”

  当月24日,陈敏从中山医院出院,出院诊断上清楚地写着:右侧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囊肿,子宫内膜异位症IV期,左侧附件缺如,剖宫产术后,中度贫血。看着出院诊断,陈敏幡然醒悟,她的异常衰老,必然和左侧附件缺如相关。

  陈敏说,在这次手术前,她只于2003年在厦门莲花医院接受过剖宫产手术,这意味着,她的卵巢只可能是在那次手术中不见的。

  不久后,陈敏以打算再生孩子为由到厦门莲花医院找到了自己当年的病历,而当时的出院诊断上却清楚地记载着:卵巢,无异常。

  “为什么要切了我的卵巢?我的卵巢到底去哪了?”为了给自己讨一个说法,2010年6月,陈敏向法院提交诉状,开始了历时三年多的维权。

  庭审中,厦门莲花医院辩称,该院对于陈敏的诊治,均是按照医疗规范,常规操作,符合疾病的治疗原则,并不存在诊疗上的错误,陈敏主张医疗过错赔偿缺乏事实依据,陈敏在莲花医院住院期间并未发生摘除左侧附件的损害后果。

  同时,莲花医院认为,即使陈敏的子宫附件不存在,也不能证明是手术所致,即使缺如是手术所致,也没有证据证明就是该院对陈敏进行手术所致;而且,医学会的鉴定也表明,该院对陈敏所进行的手术符合诊疗常规。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陈敏左侧输卵管和卵巢缺如,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认定相当于道路交通事故十级、十级伤残并属于部分丧失劳动能力。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故在莲花医院无法举证证明陈敏在其处手术后、中山医院手术前曾做过其他手术,法院推定陈敏左侧附件缺如的侵权者为莲花医院。因此,法院判处厦门莲花医院赔偿陈敏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66482元。

  陈敏:还是很不甘心。2003年剖宫产以后,别人都问我,怎么生一个孩子生成这样,我都回答不上来。这么些年什么调理方法都用上了,谁能想到,是少了一个卵巢?如果早一点让我知道,能对症下药,我现在也会好一点。

  判决是下来了,可还是没人能给我一个交代,我的卵巢到底去哪了?是在手术室的垃圾桶里吗?那个切了我卵巢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切了我的卵巢?

  陈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打官司太难了,刚开始我什么都不懂,想尽了办法找证据,还好有好心的医生给我出主意,我很感谢他们。我看了很多关于医疗纠纷的书,有一段时间就天天窝在书店里。

  我也明白,医疗是充满风险的行为,我不苛求医务人员不犯一点错误,但我不能容忍的是有的医院和医务人员对患者生命健康的漠视和对责任的推诿。(海峡导报记者 陈洋钦/文 吴晓平/图)标签: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365国际助孕中心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skks.cnhttp://www.cskks.cn/a/shiguanzhuyun/2019/0427/302.html